主页 > P小生活 >杀出生路的猪门英豪

杀出生路的猪门英豪

作者: 时间:2020-07-17 542° P小生活

创业不怕出身低,新加坡建国初期许多乡村贫困家庭都得靠种菜、饲养鸡猪养家糊口。刻苦耐劳、果敢应变的养猪人中先后出现了多位“猪门英豪”,杀出生路成功转型。

该国国际元立集团行政总裁陈逢坤、昇菘集团总裁林福星、仟湖鱼业执行主席兼总裁叶金利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豪特(OTO)集团创办人叶志成、泰兴私营有限公司创办人林吉来等则是另一批鲜为人知的昔日养猪户。

这批“猪门英豪”的成就,成为了本地面对发展困境猪农的借鉴。

郭庭水猪农发展连锁超市

上世纪70年代末,政府开始整顿养猪业,把分散在各地的养猪场搬迁到榜鹅、惹兰加由、樟宜、林厝港一带,12个大型商业农场逐渐形成,每个农场平均饲养上万头猪。

在政府的鼓励下,养猪业虽曾一度走上企业化之路,引进现代化技术和管理,装设了污水处理系统,但业者却始终无法掌握猪价。


长期以来,猪价是由中间商和屠商议定后每周公布零售价格,并安排罗厘到农场买猪,猪农就如俎上肉。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新加坡市场每天宰杀的猪只约3000头,一旦生产过剩,生猪的价格便猛跌。一些猪农为了止蚀不得不把部分猪只廉价倾销到香港和东马,以稳住国内的猪价。由数百家小农户组成的“三喜”连锁超市并售卖猪肉的服务应运而生。

目前是国际食品供应私人有限公司主席郭庭水当时受邀出任总经理。

每周自订价格

郭庭水受访时说:“1979年成立的三喜有些类似合作社,集体采购饲料、农药、机械和设备,也开设超市和加工厂,负责宰杀、直接零售兼批发。连锁店每周自订价格,少了中间销售环节,猪农可获得的利润也较高。在业务最蓬勃时期,三喜共有四家超市和一家加工厂,每天平均屠宰、加工处理150头猪。”

1984年3月,以当时的副总理吴庆瑞博士为首的系统工程师发布报告指出,基于土地利用和环保考量,建议以五年的时间全面淘汰养猪业。

郭庭水说,在一纸命令之下,猪农的投资和心血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这些脚踏实地的农民不怕辛苦,不过一旦看不到前景,大多数人被迫结束营业,一些则改行和转型。

“猪王”陈逢坤到大马发展种植业

新加坡的养猪世家看来非陈逢坤家族莫属了,这个家族与“猪”共舞超过半个世纪。

陈家庄的“猪史”可追溯至上世纪20年代,陈逢坤的祖父陈炎遗在1928年开始与猪结缘,11年后陈逢坤的父亲陈亚财的养猪场取名为“陈财发农场”,到了1952年芽笼陈财发农场已养猪千头,1967年至1977年期间猪场规模已超过6000头猪。

1984年政府宣布全面淘汰养猪业时,陈家庄已有猪只五万头,号称为“新加坡猪王”,因此当政府的新政策付诸实施时,一家百口全赖养猪过活的陈家庄首当其冲。

陈家庄处在存亡的十字路口,接任大家长的陈逢坤不得不把没落的行业加快转型。

到了年底,陈家庄跨出第一步,开设了第一家自营小超市,第二年再开设另外四家,接着先后成立了百美贸易公司及元立投资公司,后来又到马来西亚开发热带胡姬花园。

1985年至1991年当公司第一阶段成功转型后,陈逢坤远赴上海买地开发太阳岛,打造成集旅游、休闲、养生、文化、艺术于一体的度假村,开创多元企业,建立了自己的事业江山。

叶志成养猪激发斗志

昔日务农养猪糊口、今日腰缠万贯的大老板其实真不少,2010年在香港交易所挂牌的豪特保健控股有限公司(OTO Holdings Limited)创办人叶志成(叶治成)便是其中之一。

叶志成几十年前居住的亚答屋老家是在大巴窑一带,父亲在他13岁时病故,兄弟姐妹加上母亲10人的生计,全靠母亲饲养鸡猪和卖菜所得,以及大哥微薄的薪水。

他说:“当年因环境所迫,我们兄弟姐妹放学回家都得帮助砍柴挑水喂家畜,没课时则帮助卖菜喂猪。”

和陈逢坤、林福星、叶金利等所拥有的“专业农场”不同的是,叶志成饲养的猪仅有十几头,卖猪所得算是补贴一些日常生活开销。

叶家每天都会把一大堆浮萍、玉蜀黍、木薯切成小块放在大锅里煮熟,早晚各一次把猪喂饱,年轻力壮的男丁还得负责到水井打水,为猪拨水冲凉,还得清洗猪寮和清理废物。猪只长到50公斤后,屠商就会上门载猪。

磨炼精神与体力

谈起这段甘榜往事,叶志成无限感叹地说:“那段日子磨炼了我的精神与体力,很早就把我锻炼成刻苦耐劳,坚韧不拔的硬骨头,培养了不骄不躁、不屈不挠的斗志,为日后成功创业打下坚实的基础。”

叶志成一手创办的豪特集团,2011年的总收入是2亿4600万元港币(约9725万令吉),截至2012年底在香港设有12家专卖店及18个百货公司专柜,在中国另有2家专卖店及53个百货专柜。

此外,集团每年会推出10至15款新产品,其中三四款新产品是集团的重点产品。

由养猪转为养鱼 叶金利年营2亿

回忆起当年面对困境时,由养猪转为养鱼的仟湖(Qian Hu)鱼业执行主席兼总裁叶金利说:“想生存就得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有心和毅力,总会闯出一条新路。”

叶金利出身养猪人家,父亲和叔叔在三巴旺以养猪为生长达20多年。

在家中,叶金利是老幺,上有四个哥哥和四个姐姐。

他说:“我家养了2000多头猪,规模算是中型。每天凌晨5时就得摸黑喂猪,当时没有所谓的干饲料,因此得生火煮熟几大锅食料。我们兄弟姐妹每天上学前,都得先冲洗猪只。”

无利可图忍痛杀猪

上世纪70年代,猪价跌至猪农已无利可图,叶家必须忍痛杀猪,大哥变成非法肉商,每天早上把猪肉载到黄埔一带叫卖,尽量把肉卖完设法收回一些成本。

1978年,政府圈地集中养猪场,叶家只好另谋出路,把林厝港的猪栏加固变为水泥池塘,以“叶兄弟”的招牌开始改养孔雀鱼。

叶金利说:“还好养猪人家的斗志原本就比别人强,在全家上下发愤图强之下,不出几年就成功转型。

1989年,公司改名为仟湖,2000年11月在股票交易所挂牌,成为上市公司。”

今日,仟湖鱼业集团一年的营业额近9000万元(2亿2500令吉),出口到80多个地区的鱼类超过1000种,也使新加坡享有“观赏鱼之都”

的美誉。

林家养猪仔 打拼出狮城第二大超市

另一个养猪起家的企业则是土生土长的独立超市品牌昇菘(Sheng Siong)集团。该集团创办人林金松曾经在榜鹅农场饲养了上千头猪。

1985年,林家的养猪场有700头肉猪要卖,但市场上的猪只过剩而求售无门。

有一天,林家兄弟到宏茂桥的实惠超级市场购物时,无意中发现超市里并没有猪肉摊,于是向超市租了个小摊位卖猪肉。

九个月后,实惠超市出现了资金周转问题,林家决定以3万元顶下店面。林家兄弟姐妹就因此进入超市这个行业,由老二林福星负责卖猪肉、老大林福荣卖水果、老三林佑龙卖鱼。现为昇菘集团总裁林福星说:“当时并没有多想,只想按本分去做,全家出动,连爸爸也得来帮忙,不敢多聘一个人。”

三年后,林福荣的农场关闭了,林福星劝他在宏茂桥专心经营超市。他随后租下勿洛北的一个店面,开始售卖干货。

昇菘集团2011年的全年营业额报5亿7800万元,净利达3370万元,开设了33家分店,店面面积共39万平方英尺。

2012年,集团另增设八家新店。

以年营业额来看,昇菘品牌在新加坡超市中排位第二,仅次于职总平价合作社。若以所属集团的年营业额来看,昇菘在新加坡零售业的排名位于第三。

感谢政府关闭养猪场

林家三兄弟携手打拼出一片新天地。林福星对于从养猪仔转入超市的转变感到欣慰,他曾说:“我们其实要感谢政府关闭养猪场,当时全家感到茫然、生气,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是政府帮了我们。当时我们认为转换行业是被逼的,其实不是被逼,而是必须去学习、突破。”

林吉来家养猪 十年后转行纸业

泰兴(Tai Hing)私营有限公司在新加坡的纸张环保行业里是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纸张回收公司。创办人林吉来早年曾在新民路乡村养猪。

猪粪做肥料种菜

他说:“战后我家养了整十年的猪,数目有几十头,还以猪粪做肥料种些菜,家里七个兄弟姐妹全是养猪种菜的帮手。上世纪60年代发生了一次严重的猪瘟,我们决定转行,盖了个亚答寮,聘请了几名日薪女工粘纸袋,再卖给那一带的杂货店。”

1971年,林吉来和哥哥注册成立泰兴,五年后公司逐渐步入正轨。为了扩展业务,泰兴五次搬厂,目前的厂房占地6万平方英尺,并计划增添3万平方英尺。公司一年的营业额有上千万元,每个月出口的废纸近200个集装箱。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什么游戏网站优惠是送39元的|提供新闻资讯|分类信息发布|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通宝线上娱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众发平台登录